推荐:
首页 > 影评 > 《师父》怎么样
《师父》影评:讲究是某种意义上的奢侈品

  (文/豆瓣,老柴)1、昨夜里看电影,看的是徐皓峰的《师父》。我喜欢金士杰,罐头迷徐皓峰,所以尽管她一礼拜前看过了,也还陪着我来再刷一次。这几年电影产业膨胀,出片基数大,也难得有了不少下了功夫,眼里不止有票房的电影。手法儿工整精致,还蛮好看的。豆瓣影评里很多人,非要给人徐皓峰和廖凡扣上直男癌的帽子,我倒觉得看客真是想太多。这些年过度解读和抖包袱,还有非拧着主流标新立异,成了新文艺青年秀优越树品牌的三把刀。不过这就是题外话了。总体来说,我觉得电影还是部好作品。尤其在冬至将临,必须穿秋裤的周末晚上看。
 

  2、看电影当然也是讲季节的。冬天很适合看琢磨过的东西。电影,画儿,曲子,器物什么的。《师父》的画面,琢磨得多,角度,片刻,颜色和用意,都是徐缓但恰恰好儿在点儿的,有个讲究在里面。讲究是什么呢。我以前写过,人不能太贫穷(指的不是物质意义上的)。穷会生匮乏,生慌乱,生旁逸斜出的欲望;而内心宽广有余裕的人,就会对世界,对万物,对众生都怀有柔软心,也有足够的力量来养成风骨和高级的审美。这其中,风骨和审美的部分,大概就是讲究。
 

  讲究是认真,是坚定。是不媚俗,不放纵,不将就。电影里,咏春出刀,一招一式是讲究;起士林的面包样子是讲究;白俄女人掀起红色长裙;露出的长腿,是讲究;八十个螃蟹,他三十,我五十,是讲究;《火烧红莲寺》,起势和停止,是讲究;女人金色的旗袍,鬓角打着弯儿挑逗的发梢,凝脂似的雪白后颈,性情之处背上的细汗,都是讲究。小耿被算计,林希文带着属下把他仍在荒野里,前头是可以救命的教堂,林希文说,你慢慢走,去教堂找医生,以后永世别再回天津。小耿拧着脖子,说我就不,我是天津的长子,我家里人都不在了,我必须要回天津。林希文说,你有种朝天津方向跑五十步,我算你有本事。林希文算准了,小耿要跑五十步,便就没命了。所以他抖抖大衣,上车往回开,安排后事了。然后开窗点烟的时候,回头看,小耿抱着留血的肚子,往回跑。当然死了。
 

  3、但你知道,这就是讲究。讲究肯定不是理性决策,有些讲究ROI很低,有些讲究还会丧命,那些精明的、认为早已看透一切的人,对此会不齿,会认为愚蠢。可是世道苍茫,你确定理性决策就一定能到达彼岸么,就能让你的灵魂安息么。风骨和高级审美讲的是这么一件事,就是在生命和精确的经计算法之外,大概还有明确的什么,可以指引你的行为。比如信仰,艺术,忠诚,爱。
 

  4、当然,讲究是某种意义上的奢侈品。囿于生活琐碎和向上攀援,大概尚不能做到事事讲究。不过在寒夜里看部写百多年前事儿的电影,虽然算不得讲究,倒也衬景。